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六 見 。
スポンサー広告  

【骸綱】Your Love Fills My Life.

※6927。
※69生日賀。
※散鏡頭。
※引用歌詞有。
※請自行搜索:蟲師OP-The sore feet song




Your Love Fills My Life.
-the Seventh Dream-






1th. 



六道骸從來沒有説過他愛澤田綱吉,而澤田綱吉也從未説過他愛六道骸。
就算只是兩個人在一起,就算氣氛再好,他們至今都沒有説過那句話。連擦邊的都沒有。也許是彆扭,又也許是,沒有必要。
骸習慣於冷嘲熱諷,綱吉習慣於插科打諢——説不定看上去還更像仇人。
首領和霧守的事雖説是公開的秘密,但因此也還是添了幾筆疑雲。女傭們在私底下飯後話題裡感嘆的「首領和霧守大人怎麼那麼微妙呢?」沒能在嵐守不服氣的一聲「十代目怎麼可能和那種變種水果——」中被動搖,卻在當事人不緊不慢的步調下登上了「Vongola Family最想知道的八卦」 TOP.1。
當然,這種事情也就是在他們不知道的地方傳播。

不過,那看不見也摸不着的東西,早已融入空氣。



 


2nd.

 





彭哥列十代首領每天可都是非常的忙。非常。
公文早就是不必多説的例行事項,更重要的是他每天都要面對諸如「獄寺君!!墻要爛了!!嗚哇!!」「雲雀學長我求你——骸你給我閉嘴!!」「藍波大爺你從過去坐火箭來玩也就算了拜托你不要撕那份文件啊啊五分鐘還不過!!」之類的突發情況。這樣的日子多了,神經衰弱到「有地方靠就能睡著」也就不奇怪了。

這種惡習還適用于這種情況。
「彭哥列,我覺得你該去修修你的瀏海了。」皺眉。
「……沒力氣……zzzz。」睡著。
這樣的事情多了,骸也快變得神經衰弱了。直到某個陽光燦爛的日子,他把彭哥列堵在辦公桌前——
「過來,我幫你修。」
綱吉呆呆地從文件堆裡狐疑地擡起頭。
「哈……?為什麼?」
「我説,你懶得的話,我現在幫你修瀏海。」
「……不要。」莫名其妙,「怎麼那麼突然。」
骸挑了挑眉。「你還嫌你前面那撮不夠長?我看著都難受。」
「都説了我沒空剪……。」扭頭。
「……你知不知道別人三個星期就要修一次了?」
「我三個月……」窘迫,「算了我不想被髮型比我還有問題的你説啦!」
骸臉上的表情很明顯地抽搐了一下。他抓過綱吉,將他推到落地鏡前,再把綱吉撥到兩邊的瀏海順回原來的位置,立刻綱吉的視野就只剩下幾條縫隙了。
「嗚哇!幹什麼!」
「自己感受一下…」再撥開「或者説你想讓它終有一天變成中分?我不介意幫你扎成鳳梨噢?」
綱吉接近驚恐地扭曲了一把五官。他拍開骸的手,眼神飄忽地愣了愣,最後舉了白旗。
「好……吧……。」
很好。殺傷力足夠大。



剛剛入夏,有陽光卻沒有一絲風。沒有流動的世界總是讓人昏昏慾睡。綱吉眨眨眼睛,為了防止睡意把自己帶走,把視線移向窗外。
「別動。」骸的話就像許久未見的波瀾。
「嗯。」他倏地發現已經有蟬鳴了。雖然還未顯嘈雜,輕輕地細細地,卻帶來對已逝去夏天的懷念。
「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螢火蟲呢。」
那閃亮的,清的,舞動的光。
「誰知道呢?」他笑,映在了鏡子上。
「你記得嗎?」
「當然。」


他放下剪子,走到綱吉面前。「大概可以了。」
——好近!
下意識屏住呼吸。
「嗯……這裡好像還要剪一剪。」抄起剪子,上前去捏那小撮的髮。
——哇靠別再靠過來了!變相謀殺啊!!
就在前面的人開動剪子時,彭哥列十代目很不幸地反射性向後抽了抽身子。
然後,悲劇發生了。


——「啊。」


第二天,彭哥列全體人員都發現首領的瀏海斜了一塊。



這是兩個傻瓜幾年後的故事。


 



3rd.




綱吉現在害怕得牙齒都快打顫了。
其一是因為試膽大會這種東西實在容易激發他的廢柴本性,他那嬰兒臉的老師目前最大樂趣就是折騰他可憐的學生,一年又一年樂此不疲。
但是,他明明記得,Reborn叫來的是庫洛姆。
——為什麼又會在林子裡撞見這個傢伙?
他可以確定這裡的確是並盛的森林,不是什麼曜樂園的廢墟;自己也絕對認識這個男人,而不是素未謀面的鄰鎮男孩。
「……試膽大會,真無趣。」對方淡淡地冒出一句。
「……要你管啊。」
「……彭哥列,難道你在害怕。」儘管得可以,手電筒還是映出了他滿是譏諷的笑。
「……才,才沒有……」自己奇妙的停頓才是問題。他一甩眼似乎看見什麼藍色的光從身邊飄過,一時間驚得心臟都要罷工。哇的一聲連退幾步,卻發現左腳踩空丟了支柱。
「哇啊啊啊啊——!」摔進柔軟的空氣裡,被一片厚厚的草甸接住。「痛痛痛……」他坐起身揉揉後腦。雖然沒有受傷,但畢竟也是整個人摔了下來。
骸從小坡上滑下,卻沒來得及把嘲笑説出口。他點點綱吉的肩膀。
「後面。」往綱吉的身後指指。



疑惑地回頭看,卻被一點點的藍光盈滿了眼眶。
當然不是鬼火——那是滿天滿夜的螢火蟲。
驚呆了。
地勢低而藏起來的小溪,螢火蟲就像隱身其中的禮物。舒服得讓人想揉進手心。
「好……害。」
綱吉一言不發地盯著看了好一陣子,最後終於像把好東西收好一般地回過頭,準備繼續原來的路綫。「真想……多看一會兒。」
「那就在這坐下吧。」
「誒?不了……會被Reborn打死。」
「打個電話讓他們也過來不就好了。」
「可是……」
「Kufufu。」他笑,「我想你的老師,會很樂意告訴你『BOSS有好處要分給小弟』的。」



「嗯好,那等你們。」放下電話,綱吉在骸身邊坐下。「他們過來還有一陣子。」身下是輕而軟的草甸,帶點扎人的觸感。
看著光點隨著溪水流過,與銀河一齊前進。
「不過……你還真能被這種東西嚇到。」忍笑。
「……死開。」夜色看不見緋紅。
一簇光亮飛過骸的跟前,他也遞出手指,卻在即將觸到的寸前收回。
「最近……還好嗎?」仿佛時間的界限都被擦得模糊,從夾縫中拾起。
「牢飯還行。」「騙人。」
綱吉想想乾脆整個人都倒進身後的草色裡。螢火蟲的燈,銀河的光,疊成了重影分不開來。「你要精神點……啊不對,你的話應該反過來,別太精神沒事成天亂跑。」
骸笑而不答,他也沒打算回答了。連他自己也閙不清是為什麼會來到這裡的。草叢中不乏蟲鳥低吟,卻更顯得安靜。
他們總是這樣的。莫明其妙的相處方式,到最後也都習慣,心照不宣了。不説話也能成為最大的交流,兩人守住自己的城池,在壘包上不斷地反身牽制,忽地又把道路扭回原位。
他們倔強到連自己都不明白了。


一回頭,少年竟然已經淺淺睡過去了。骸輕輕乾咳了一聲也毫無回音。
喂喂,好歹我也還算個圖謀不軌的可疑人物吧……
不過,反正也沒人知道。
他笑笑,輕輕低下頭,祈禱少年不要突然醒來。這種事情只會在誰也不知道的時候去嘗試。對,誰也不知道。他看著少年微微揉起眉,卻再慢慢地化開去。是我只能讓他擁有那種表情,還是現在這份是拜他自己所賜?
有人唱道天上的月亮在四万公里外微笑,穿越億萬光年的物質外圈。而現在他們並不需要那麼遙遠而龐大的思念——
還有一毫米,我便可以觸碰你的唇。
確認那通往飽和的入口。


被少年丟在一旁的手機忽地響起,逼得他撤回陣地。
綱吉後知後覺地摸到手機,坐起身告訴獄寺路到底要怎麼走。


六道骸單手掩住自己的口。
1mm的飽和。



只有螢火蟲作證。





4th.




輕軌電車打開車門時,骸和綱吉都輕輕地啊了一聲。
綱吉擡頭看看站牌,似乎的確是曜附近的車站。而骸走進車廂,就只是沉浸在他的IPOD裡了。位置不遠,就在同一張長椅的另一端。
呃…這樣子用不用過去打招呼?
躊躇著,沒有行動。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ten thousands miles to reach you.
And every gasp to breath,I grabbed it just to find you.





人有點多……是不是當個藉口就算了?
又過了一個站。





I climbed up every hill to get to you.
I wandered ancient lands to hold just you.





他還是站起身,走到骸的跟前。俯視的角度很新鮮,讓他手心出汗。
「呀……你也會聼歌啊。」
骸擡眼。
「……你以為我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
瞪眼,一個成天叫囂要毀滅世界的傢伙説這句話最沒説服力好不好!





I stole ten thousands pounds,ten thousand pounds to see you.
I robbed convenience stores coz I thought they'd make it easier.





踮踮腳尖,看不見反光屏幕上的歌名。
索性摘下了對方的一邊耳塞。
骸怔了怔,想低下頭去切換,卻被少年輕聲阻止。
「不用了,你接著聼就行。」
骸苦笑不得,雙耳才可能有原來的音效呀彭哥列。
不過算了。






I lived off rats and toads and I starved for you.
I fought off giant bears and I killed them too.





「我還以為你喜歡的東西會更奇怪一點。」目光飄向骸的頭頂。
「……所以説你到底把我想象成什麼?」

窗外是夏日午後毒辣而鮮活的太陽,亮堂堂地帶著熱量。冷氣氟氯烴可以隔離出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卻擋不住列車在高架橋上穿梭的日常。進入都區後高樓大廈射出透明的光,恍恍惚惚地游移重復。

骸跟著輕輕哼出聲。幾乎聼不見的音量。
這的確是贈予你的歌。





And every single step of the way,I paid.
Every single night and day I searched for you.
Through sand storms and hazy dawns I reached for you.






「嗚哇要過站了!!」綱吉慌張地醒悟活來。他小心翼翼地摘下耳塞,又趕緊地彎腰把它歸回骸的耳際。
「第一次聼你唱,很好聽嗯。」他的確是發自内心地在笑。三步並作兩步奔出電車,去買老師要的Espresso限量版咖啡豆。
骸看見車門外的他,用唇型道出「下次再見。」
他也笑笑,並沒有目送對方離開。




I'm tired and I'm weak but I'm strong for you.
I want to go home but my love gets me through.





而他們繼續啓程。




5th.





紅色的紅色的磚頂房,連著藍色的藍色的亞得利亞海。站在最高處遠望,聖馬可廣場的白鴿噗啦啦地飛起,填滿了一片天空。
他張開雙手,笑得如夏日的陽光。大跨步走到這山上小屋的屋頂外緣,對著飛鳥的影子呼喊。


我——在——這——裡——。



「呐,骸。」他回過頭,對隨後而來的男子笑。十年的煩惱隨著長髮絲紛亂,留下的只有安心。
「跟我説點什麼吧。」他的唇型依舊清晰。


「除了再見以外的。」





6th.





彭哥列小鎮發生了嚴重的超市搶劫事件。這可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獄寺警官圍著小鎮搜捕了兩大圈,挑著腳説一定要抓住犯人;山本師傅正盤算著有多少人會放棄去超市買速凍壽司而來他店裡搓一頓;奶牛工藍波心想糟糕今天超市的鮮奶份額要打水漂了絕對要被老闆餃子拳了;領主雲雀帶著一群人把超市圍了個嚴實,草壁警衛隊長拿著大喇叭喊著「你已經被包圍請放棄無謂的抵抗!!」;電視臺直播裡笹川了平記者一邊報道卻一邊極限地亂入了拳擊檔。
而綱吉,「只是」那家超市的售貨員。



「多謝惠顧。」
「搶劫哦。」以手指為槍膛,男人笑得一臉輕巧。
「哦……這樣……那就請你把整家店買下來吧,值多少錢我也算不清楚。」少年一臉冷漠地站在收銀櫃檯前。
「我沒有錢。」一點都不悲傷的悲傷神色。
「……」他嘆了口氣。「我什麼時候允許你又闖進我的夢了?六道骸?」
「我不是六道骸,我現在就一劫匪嘛。」他又笑著晃了晃擺成手槍樣的手。
「……好吧。」冒火,抓起電話。「喂喂?獄寺君?」
男人按下他的手,「等等,彭哥列。」他的語氣鎮定自若「我那麼辛苦來到這,甚至不惜搶劫了銀行湊路費。」
「……那才更嚴重吧好不好,你給我吃多幾年牢飯去。」
「我還和熊打了一架哦,你這麼打發我真是傷心……明明在夢裡製造這些東西的人是你。」
「……反正對於你來説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吧?夢這種東西又不是我想造就造。」
男人嘆了口氣。
「你讓我犯了那麼多罪,竟然還……算了,好吧,我會認罪,可是,你也跑不了。你這個該判重刑的罪犯。」
「你那又是什麼邏輯什麼叫我讓你犯……説來聼聼。」放下電話。
「你強給了我那麼多臥討厭與不屑的東西,你讓我不得不待在一個我不喜歡的地方陪你。」
他一臉認真地點點頭,「你讓我沾上這些東西,就再也離不開了。」
「好吧……這個我承認。」他搖搖頭。
「最最大惡極的是。」
骸伸出食指,抵在綱吉的左胸,就是那個至關人命的臟器所在的地方,畫了一個圈。



「Your love,fills my life.」



無言。
「你這莎士比亞一樣的調調是打哪來的?」噴笑出聲。
「彭哥列你居然知道誰是莎士比亞!!我好感動!!」
「快給我滾回去牢裡他媽的!!」
「咳,我可是意大利人。」
「莎士比亞是英國人吧謝謝。」
「管它的,不都是文藝復興?」
「你不是説你不是六道骸嗎,和你什麼關係?」
「咦?我説過?」



少年知道男人是故意的,而且不哄哄他他也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好吧,我承認我有罪,也會賠罪。」他笑。「但是我看我這輩子是賠不完了。」就像抓住了對方的把柄。「你想我賠你的話,那就要麻煩你一直在我身邊了?」頓了頓又補上一句,「然後,你也把你該賠的賠給我——估計也要一輩子了吧。」
「……彭哥列,你好殘忍啊。」他打心底裡笑出聲,撫上少年的臉龐。

綱吉笑得一點都不後悔。



「怎麼比得上你呀。」





7th.





澤田綱吉甩出一份禮物盒子,丟在自己的辦公桌上。
「給你的。」
六道骸闔上背後的門,走到自己首領面前。
「就你這態度?生日的人可是我?」
「你打開看看嘛。」



繞了七圈的禮物繩,我決不會送你六字。
給你第七個不一樣的夢。



「彭哥列,這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哦?」饒有興味地看對方想耍什麼花招。
「誰説的?」他湊上男人的臉頰,輕啄,足以讓人認清這是現實。



「I put my kisses in it.」綱吉笑著指指禮物盒。




And your love fills my life.





Fin.

By Harei.
09.5.12~5.21









後記>>



69生日快樂!!
於是果然我還是喜歡寫荒誕風的童話麼口胡……還是有一段亂入了呢。做夢真是好藉口。一個星期寫的,我又神奇了。
然後這絕對是HE和暖文。
然後大概就是有點模糊有點bug的把7個現實與夢境混在一起,大概想寫兩人從情澀的十年前到老夫老妻?
「7個」是27想給骸六道以外的美好的意思。
有幾段都有下一段内容的keyword。
中途引用了兩首歌,分別是:
鈴木圭子-飽和。
Ally Kerr -The Sore Feet Song。(這首歌詞有keyword噢大家要仔細看XD。)

借用了下歌詞。

還有坂本真綾的ピーナッツ,也給了我寶貴的feeling。
那麼,先這樣。感謝閲讀。

六 見 。
字・延續   2 1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第一个XDDDDDDDD~手机党参上!…TUT下面是读后感…~不过貌似很不伦不类orz

…首先是头发TAT其实我真的有达到过三个月不剪头我还是短发…前面的能背过去后面的能扎老长orz没时间外加人懒真要命远目[死
「我還以為你喜歡的東西會更奇怪一點。」目光飄向骸的頭頂。「……所以説你到底把我想象成什麼?」――――这个有萌到XDDD果然骸的品味全毁在那头毛上~……
「我不是六道骸,我現在就一劫匪嘛。」他又笑著晃了晃擺成手槍樣的手。――――超市设定GJ!!!!!!萌翻了这里尤其是纲吉和骸XDD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语气太萌了锤地
「你強給了我那麼多臥討厭與不屑的東西,你讓我不得不待在一個我不喜歡的地方陪你。」他一臉認真地點點頭,「你讓我沾上這些東西,就再也離不開了。」――――其实我是想说有错别字XDD[死
「I put my kisses in it.」綱吉笑著指指禮物盒。And your love fills my life.――――最后激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动献吻的纲吉君骸快去吃掉别犹豫![死,,然后扣题扣的好TUT[狗屁扣题]!全文甜甜甜翻了太萌了热泪盈眶TUT私心跟去年27生贺甜的有一拼XDDDDDD~

…然后我抑郁的发现看完了按完回复胳膊酸了不说还彻底不困了[摔[[殴,,另外UC的复制真的很好用囧…我都觉得胜过电脑远目= =
2009/05/24 02:22 | | edit posted by cheerio
虽然很久没通宵的基础上通宵得睡眠不足但[..呃让步逻辑好像不太成立OTL|||?]看下来再次被这种模式感动到了TVT~~!就是这样的“很淡但带着微小鸣动具象成无比真实”最·有·爱啊TTATT..!![这句你好像已经说过了|||?; 不我是想郑重宣布我是从reborn开始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TTVTT<-有关么喂||] 很喜欢试胆大会那里..以及超市那里果然[?]老夫老妻XD... 还有话说看骸说话带两个感叹号实在是难以言喻[??]地奇妙OTL[你纠结这一点其实一样很奇妙吧喂||]...诶新闻联播BGM下果然写不出正常的东西OTL..我还是去自抽|||
最后楼上[?]君附议:骸样请不要犹豫呀呀呀呀= v =...[那一堆呀是怎么回事|||]
2009/06/17 19:20 | | edit posted by stormy














 

http://asaharei.blog102.fc2.com/tb.php/126-a3a0bfca
「A列車で行こうDS」に関連するブログを新着 10 件表示しています。
| A列車で行こうDS | 2009.05.24 01:43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