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六 見 。
スポンサー広告  

【DRRR】【来良三人组/正+帝中心】Umbrella,Umbrella.
※剧透至6卷
※来良三人友情中心。正帝他完全不是个CP。
※有青叶。可是他也不是青帝。
※有临也,可他也完全不是个折纪。
※有沙树。
※请勿转载。

 

一如既往的清晨。

领带OK。钱包OK。手机OK。炉火OK

一如既往的出门检查。

龙之峰帝人拉开老旧公寓的破旧房门,一如既往地迎来新一天。

 

「啊,好像快下雨了呢……」

门外不是很明媚,梅雨季似乎在今天正式开始了新一年的巡礼。他折回屋内,打算从抽屉中拿出将会一如既往地躺在那儿的那把雨伞——

但却是空荡荡的。

 

少年眨了眨眼,这似乎只是微不足道地一点根本算不上「非日常」的「非日常」罢了。

可无来由的丧失感,却把他吞没。

 

 

 

 

 

 

 

Umbrella,Umbrella.

     次に会う時は。

 
 
 
 
 
Step.0. Masaomi.
 
 
耳边抵着手机,少年轻快地闪过池袋站拥挤的人群,急促地说着些什么。
他语速很快,有时会提高声调,却又失望地低沉下来。
挂掉,翻电话本,再打。挂掉,翻电话本,再打。
不管是多久没有联系过的熟人,只要是有一丝希望的号码,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拨出去。
「可恶,快来个知道地方的人啊。」
他低低地吼了一句,抬腿想走,却又怕走错了出口方向而浪费更多的时间。
终于,他获得了最正确的情报,便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茶色的发丝和银色耳钉一闪而过。
 
上啊,上啊,上啊——
在他被推下去之前——
在他和我一样坏掉之前——
帝人。
 
可他最终看见的,却是发少年倚着电线杆,无声啜泣的一幕。
 
那往昔尝过无数次的悲伤,再次支配了他。
 
 
 
Step.1. Anri.
 
 
杏里有些寂寞地退出了聊天室。
就像要呼应今天所发生的种种事情似的,以往热闹非凡的聊天室今天竟然一个人也不在。
赛顿。田中太郎。甘乐。巴裘拉。狂和参。都不在。
虽然杏里并不知道,这都不是偶然。
 
合上手机,房间里最后的一丝人工光亮也消失了。她在床上躺下,盯着被窗外月光照开的一小块天花板。
没有睡意。
 
——帝人君,现在在做些什么呢?已经回家了吗?
一天的奔波再次走马灯似的浮现出来。穿骑士装说奇怪日语的女人,赛尔提小姐,小茜,平和岛静雄先生,狩泽小姐和游马崎先生,没有来的青叶君,帝人君。
54实在是过于波涛汹涌的一天,可对于这偌大的东京来说,也只是无关痛痒的小波小澜。
手上还隐隐残留着紧握罪歌的质感,而那爱意也还绵延不尽地在身体中回响着。
今天,我守护住了什么了吗?
少女静静地思索着,还是没有睡意。约摸过了半个多小时,她坐起了身。
 
有点……担心帝人君呢。
 
这的确是原因之一。在来良学园第二操场与帝人走散后,不管杏里怎么发短信,打电话,帝人都没有回音。
而另一个原因……应该就是少女想出门透透气吧。
于是杏里换上便服,踏着月色出了门。
 
 
时间还不算很晚,加上现在是长假时节,池袋街头依然熙熙攘攘。杏里想了想,朝超市的方向走去。并不是特别地想去买些什么,只是觉得说不定可以在路上碰见帝人,顺便买点夜宵之类的。
在路人看来,大概会觉得杏里在发呆吧,因为她的步伐实在是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性,而杏里本人也确实具备这种气场。
 
可是,围绕在她身上的这层空气瞬间被打破了。
等等。
少女睁大了眼睛。
虽然距离很远,可是她有理由相信自己的眼睛。
茶发。
耳钉。
 
正臣……君?
那个手拿超市塑料袋的身影,被杏里拉进了画框之内——他很快混进了涌动的人群里,渐渐变得看不见了。
杏里愣了一下,终于想到自己该做什么。她迈开大步追了上去,可拥挤的人潮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用力地挤上前去,附近电影院却涌出了散场的观众。在撞到好几个人后,她总算可以迈开步伐了,那个身影还没有完全消失,勉勉强强可以捕捉得到。
等等,正臣君,等等。
 
少女是很少这么慌乱的。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总是一幅溢动的风景画。可名为纪田正臣和龙之峰帝人的少年,却总是那么鲜明地存在于画框之内。
 
她看见那身影拐进了一条小路。
等等,正臣君。
她又努力地闪过了几个人。
等等,正臣君。
 
顾不得太多,她也一头撞进了那条小路——
空荡荡的没有人。
 
她轻轻地喘着气,正打算顺着小路追下去——
手机响了。
 
她吓了一跳,手机铃声在寂静小路与繁华大路的分界线上造出一种奇异的氛围。
 
『来信者:龙之峰帝人。』
 
 
Step.1. Masaomi.
 
 
正臣走出便利店的时候,因为心里满满的都是别的事情,所以有些心不在焉。手里提着便利店的便当,考虑到池袋熟面孔实在太多,就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正臣到最后都没有在帝人面前出现。
虽然身上有带一定的行李,可本来现在该回去的他,却怎么也提不起回家的兴趣。
他现在不住在池袋。
是他自己逃离了这座过于熟悉的城市,逃离了那些熟悉的痛苦与快乐,日常与非日常。
现在他回来了。
回来了可是没用。
空荡荡的心里只有不甘心和对自己的恼怒。
所以,不想回去。
 
他拐进小路,往自己阔别许久但还没有退租的公寓走去。在此之间他一次都没有回来过。其实离公寓还有好一段路程,可是大路上实在是比较显眼。
过一夜再走吧,大概没问题。
推开久违的房门,一股烟尘味扑面而来,看来灯还能亮。日光灯发出像次声波一般的噪音,扎耳又扎心。
踏上榻榻米,环视四周,桌上还摆着打到一半的格斗游戏的CD,只是自己早就忘记打到哪一关了。虽然东西大部分都被自己搬走了,可的确还是原来的那个房间。
稍微收拾了下,他沉默地开始吃晚饭。
没有尝出什么味道。
 
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说到底自己是为了什么才回来的?
为了帮帝人啊。
可你又帮上了什么?
出门的时候不是决定不管如何都要来的吗。
他回去的地方,不是我这啊。
那又是哪里呢?
我回去的地方又是哪里呢?
 
少年在心里重复着自虐的自问自答,靠着墙壁坐下一言不发。
说自己不想回到那两人之间那绝对是骗人。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可以回到从前的那种关系,立刻马上现在。
可纪田正臣从来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过分轻视自己的事实。
无法原谅曾对他们抱有怀疑的自己,自己没有去见他们的资格啊。
害怕自己对自己的诘问,所以自己在自己跟前凿出了一道「鸿沟」。
所以他赌上了多大的勇气才来到这里。
 
「哈,什么嘛。结果又让我当了一回胆小鬼啊。」
 
少年无奈地苦笑。
 
日光灯就这样亮了一夜。
 
 
Step.1. Mikado.
 
 
帝人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家,那支用作凶器的原子笔和鲜红的纸张沉甸甸地放在口袋里。
腹部的疼痛呈现出一种苍老的姿态,随着脚底的颠簸逐渐清醒。通宵一夜与一整天的辛劳也让他几乎迈不出步子。
要说他为什么还能走得那么坚定,只能说是由悲伤和悔恨催生出来的决意的缘故吧。
自己做了无可挽回的事。
而且,很恶心。
 
他默默地穿过人群,靠着思维的惯性考虑着今后要做的事。四周的街道变得有些陌生,就好像他从来都只看到这座城市所戴的面具。如今面具底下的怪物摘下伪装,肆无忌惮地嘲笑着他——其实你从来就没有熟悉过我。
——要真能让它摘下面具那还好了。
仿佛在提醒他那找不回来的日常。
这真的是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
 
对再次袭来的无力感,他感到有点胸闷。带点逃避地看向别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看见了杏里。
……咦?
在人群的那一头,她似乎走得有点急,不时还探头看前方,就好像在找些什么。
——不会是在找我吧?
少年记起他擅自走掉后还没有和少女联络过,今天他实在是混乱得可以。于是他打算追上前去——
却收回了步伐。
 
不行。
说是理智,还不如说是更直接的情感。
以我现在的状态,我没有自信可以在园原同学面前假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会被园原同学察觉的。
……不可以把园原同学卷进来啊。
至少,今晚不可以见她。
见到的话……有种脆弱都会爆发出来的感觉。
 
少年握了握拳头,掏出手机飞快地发出了短信。
 
「园原同学,我已经回家了。自己先走掉了真是抱歉。今天真是辛苦了,请早点休息吧。」
 
六条先生……我还是没办法放手啊。
怎么可能放手呢。
 
帝人一脸悲伤地放下手机,毅然决然地往另一条路上走去。
 
丝毫没有察觉到,在杏里的前方,有谁的存在。
 
 
Step.0. Osananajimi.
 
 
总有些男生爱逞能,就连小学生也不例外。
于是雨天也不打伞,没事人一样走在大街上的男生,就成了雨中一景。
纪田正臣曾经也是其中的一员。
 
当身边的同学都哭丧着脸烦恼怎么回家时,只有正臣一脸灿烂地朝雨幕冲了出去,反差大得可以让天空放晴。
大概是小二、小三时的事。
雨不大不小,大概是可以让戴眼镜的人看不清路,却又不至于让人走不下去的地步。
 
那时的他当然还没有染发,一头纯软得发亮,扭头拉出一个破廉耻的笑容。
「哈哈哈!这点雨对正臣大人来说就是小case啦!」
紧跟着他追出来的,是另一个比较瘦小的身影。他犹豫了一下,撑着伞跑了上去。
「等等啦!纪田君!」
 
男孩——龙之峰帝人一向是不擅长跑步的。风有点大,雨伞更强了那份阻力。回想起来,这句话从那么多年以前就成了他的经典台词。
 
「你会感冒的……而且会被妈妈骂的哦!」
被骂反而是重音,对于小孩子来说这个似乎更严重一些。
 
正臣还是完全没有要回到伞下的意思。
「帝人真是个胆小鬼!嘿嘿!」被雨水打湿的笑容。
「什么跟什么啦……所以说等等!」透过雨点皱眉。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只属于童年的回忆。
而今天,也依旧延续。
只是。
 
谁追着谁。
谁撑着伞。
谁在雨中。
谁是胆小鬼。
 
 
——都已经暧昧不清了。
 
 
Step.2. Masaomi.
 
正臣默默地往行李袋里填行李,稍微有些厌恶的色。
日历翻到了7月份,夏天的梅雨才刚刚开始。
 
本来正臣对临也给自己的工作是不打算抱有任何感想的,但自从五月黄金周的事件以来,他就对要出远门的工作产生了一种厌恶感。
别又趁我不在搞出些什么事情。
 
这次的工作是到近畿地区调查一些事情。沙树当然也在一起,虽然没有上次去东北那么远,可他还是无法抹除那份不安。
以防万一,他决定随时用手机把握聊天室的状况,为此还特意添置了几块手机电池。
 
——算了吧,到现在你还能做什么?
停下手边的工作,他呆了呆。不过接着他摇了摇头,很快打消了这一闪而过的想法。
看着办吧。
「沙树,走了。」
拉上拉链,拍了拍包身,他又踏上了旅途。
 
 
Step.2. Blue Square
 
 
对于来良学园来说,七月份是个让人兴奋的季节。
学期考试结束后,夏天的学园祭就会开始,紧接着高二的修学旅行也会到来。虽然也有觉得无所谓的人,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学生对此期待满满。
而各项准备工作的重担,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班级委员的肩上。
 
「嘿咻……」帝人用力抬起最后一箱杂物。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教室里只剩下他和杏里在处理杂务。
「终于只剩下这些了呢……我把它们拿去美术教室还给美术社的人就行了。园原同学你可以先回去了哦。」他笑笑,腾出一只手擦擦额前的汗水。
「诶?我可以帮你拿的……」杏里显得有一点点惊讶。
「不用了不用了。」帝人摆了摆腾出来的那只手,「美术社的教室那么远,我可能还要点时间才能回家……现在很晚了,又快要下雨的样子,园原同学你还是先回去的好。」
「这样……那就拜托你了。」
 
应该说,帝人现在很庆幸杏里是这种不太深究的性格。
虽然许多时候,这种性格经常打击他青涩的少年情怀。
 
来良学园的美术教室在另一栋新教学楼,走过去要穿越大半圈教学楼回廊,所以没少招学生抱怨。艺术社团的文艺汇演已经结束,加上时间比较晚,所以楼道上可以说不见一个人影。
帝人在教室门前站住,脸上带着些朴素的严肃。但他很快地调整了呼吸,换上了一副略显轻松的神态。
用力拉开了教室门,喀拉喀拉地声音在静寂的楼道上传响开去。
 
「呀,帝人前辈。你来了。」
 
在画架、画板、石膏像、静物模型中,只有一个少年——果然只有一个少年——沼青叶的身影。
他笑着放下手中的画笔,用一如既往的阳光语调迎接帝人。身前的画布上涂着几抹未完成的水彩,掺杂着的几抹水蓝分外亮眼。
作为美术社里负责开关门的钥匙担当——当然这也是为了某些时候的方便而自愿接下的工作——青叶经常都是最后走的一个。他当然知道,今天帝人会来这儿找他。
因为像这样约好,来少有人至的美术室「商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种见面方式(有时不是美术室)是帝人决定的。即使不这么做,青叶在平日也会有意无意地过来与他们套近乎,可帝人想尽力减少青叶和杏里的接触。
因为他深知眼前身材瘦小,带着无邪笑容的童颜少年有多危险。
 
「呀,青叶君。」他极其轻松地打了招呼,没有看青叶而是径直把手里的杂物纸箱放到了储物架上,「这个,帮我把它还给你们社长的川口君哦。记得帮我说谢谢他呢。」
一口不变的礼貌体。
青叶似乎有点无奈地耸了耸肩,但脸上还是盈满了笑意。
「是是……首领。」
「别在这里那样叫我。」
简单明了的祈使句,强制切断了青叶半开玩笑的轻松。
而青叶也识趣地,打了个「我明白」的手势。
 
 
帝人知道自己不可以输。
也输不起。
不管是青叶,蓝色平方,dollars,还是自己的自尊。所有的东西,他都不可以输。
输掉的话,可能连正臣的归来也会被一起赔进去。
他有这种感觉。
 
「所以呢?青叶君今天找我不是有事吗?」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帝人脸上露出了那种被学校同学开玩笑后「真拿你没办法」的笑容,和青叶或临也不同,那种纯朴的笑容实在让人找不出一丝内里的东西——即使他有。一切的一切,都那么不经意且自然。
非常,人畜无害。
让人毛骨悚然。
 
青叶的目光在帝人身上停留了一两秒,心里还是不禁咯噔了一下。
——啊啊,前辈你的这种态度,多少次了我还是习惯不了啊。
他转身从包里拿过一些资料,同时在心里确认。
这个人,是怪物啊。
 
「前辈你要的东西,我准备好了。」青叶递过手中的资料,「不过只用了一个月就把握了dollars几乎全员的大致情况……前辈你好可怕呢。超人?」
「没有青叶你厉害啦。」帝人只是接过资料翻了几翻,就暂且把它放在了一边,眼角的余光从未从青叶身上移开过。
青叶退开几步距离,语气听着就像在讨论前几天刚破关的游戏。
「不过作为蓝色平方的一员——当然也是前辈你组织中的一员——我倒是有个不错的建议呢。要听吗?」
 
帝人知道自己不可以输。
正因为不可以输——
 
他静静地看着青叶。
 
不可以输不可以输不可以输不可以输不可以输——
因为——
感情回路早已经被这种情感填满了。
 
「那就……说来听听吧。」
 
他看见眼前比自己矮一头的少年开心地笑了。开心地开心地。
「好的,前辈。」
他看见了,可是他顾不得那么多了。见到青叶会从脊梁寒到脖颈的感觉早已是很遥远的回忆,说不定自己早就像那外表光鲜的苹果——从内里开始腐烂掉了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
不能输。
 
——等等我,正臣。
 
 
Step.2. Anri.
 
 
听到了。
不小心听到了。
 
少女迅速离开了新教学楼。这纯粹只是个偶然。
刚走出教学楼就遇见特别大大咧咧地文娱委员,把一堆日程报告塞到她手里让她帮个「小忙」,结果耽误了不少时间。
帝人君,不知道忙完了没……要不要一起回家呢。
抱着无所谓的心情到美术教室找人,却因为进入耳际的对话过于不可思议而停下脚步。
 
「不过只用了一个月就把握了dollars几乎全员的大致情况……前辈你好可怕呢。超人?」
 
——是青叶君?
 
「不过作为蓝色平方的一员——当然也是前辈你组织中的一员——我倒是有个不错的建议呢。要听吗?」
 
——咦,蓝色……平方?那不是和黄巾贼……正臣君?
 
自己所处的立场未免和之前的某次过于相像,这让少女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所以啊……我觉得修学旅行的时候是最佳时期哦,前辈……对于你的肃清计划来说。」
 
——肃清计划?
 
 
杏里没有听到帝人回答的声音。她想了想,还是趁没被发现先行离开了。
一边走一边整理头绪。
她知道dollars和帝人有很深的关联。
也知道帝人自从黄金周以后就不太对劲。
不安感和异样感一直在膨胀,就和正臣那时候一样。
因为从画框内可以看得很清楚。
 
可这次她却没有上次那么慌张。
因为她不仅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更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些什么。
对于他们三人来说——另外两个人既是自己的导火索,又是自己的刹车——因为他们是互相弥补着生活的,不管离开多远。帝人也不例外。
对于现在的帝人来说,自己和正臣是很好的刹车。
 
少女难过地握紧了手里的提包。
既然自己不可以渴望平常人的生活——
那至少要把握好「刹车」的作用吧。
 
她抬起头,下雨了。
 
 
Step.2. Mikado.
 
 
帝人走出教学楼时,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日光灯找出的光只能让四周更显昏暗,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办,早上在家找不到伞,难道要淋雨回去吗?
——如果自己有正臣那么爱耍帅那还好说。
对了……正臣。正臣好像有一把备用伞放在鞋柜那边的伞桶里?我记得没有被收掉……
他回过头——
一把伞却撑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是正臣的伞。
 
「前辈,要一起走吗?」
 
——但撑着伞的是青叶。
 
帝人愣了愣。他一时没弄明白对方到底是故意的还是只是随手从伞桶里抽起了那把伞。可同时他却还想到如果现在撑着伞的是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那他会用多欠扁的表情笑话自己是个不懂看天气预报的高分低能儿——
心里一阵苦涩。
但脸上看不出来。
 
他笑了。
笑远远比哭容易。笑只需要动用6块肌肉可哭还要14块所以许多人都选择强颜欢笑而不是放声痛哭——
所以他还是笑了。
 
「谢谢你,青叶君。」
 
但笑也不是白笑的。
 
「可是那把伞,待会儿请你务必『还给我』呢。」
 
不管是以前的的dollars,正臣,还是我失掉的日常。
都要请你们分毫不差的还给我。
 
「你的建议……我采纳了。」
 
 
少年握紧拳头。
 
 
 
Step.0. The founder of “dollars”.
 
 
——「第一人称用『僕』的家伙是dollars的首领,这么说谁会信啊。」
——「有着这么正直的眼神的家伙,不可能是dollars的首领吧。」
 
——「快点放手吧。对于你这么单纯的家伙,负担太重了。」
 
 
 
Step.3. Masaomi.
 
 
「由于梅雨季节的到来,最近持续的阴雨天气一定让大家心情低落吧。不过从今天开始将会有一到两天的晴转多云天气,即使见不到太阳公公也不会下雨哦!相信偶尔的阳光也会让大家的心情放晴,度过一个愉快的祭典吧……」
电视机中的天气姐姐正笑脸如花地播报着天气。
近畿地区某市民宿。
 
正臣和沙树已经来到这三天了。一切正常。至今没有从临也那接到下一步的行动通知。正臣把电视机的声音抛诸脑后,在袋子里找着些什么。
……可恶,怎么要出门连把伞都找不到。
有些焦躁。
一番翻找后,他终于抽出了一把伞。
有了!……咦?
 
他拿起伞仔细地端详起来。从东京出门时比较急,所以东西都是随手塞进去的——这把伞好像不是我的?
沙树的?不是。
比较朴素,还有点损,比较像是男生用过的。
……帝人的?
 
他终于想起来,大半年前自己曾经在帝人家里顺手牵羊借走过一把伞。好像就是那一把。
……
无奈地哼笑出声,他还是拿起了那把伞。站起身,把手机摸进口袋里。
「沙树,我出去一下。」
「嗯,不过记得早点回来哦。」少女难得地做了提醒。
「我知道啦,会回来和你一起去祭典的。」他笑。
明天是沙树的生日,所以约好一起去本地的祭典走一圈。虽然他们都不是重形式的人,但当作放松也还是可以的。
 
 
正臣只是出来散心的。
外面下着烟雾濛濛的细雨。他撑起了手中帝人的那把伞。雨天独有的寂寥,在节日气氛下也被冲淡了几分。小孩子们更是热闹非凡,就这么在雨水里奔跑着。
正臣笑了笑。很久以前自己和帝人好像也干过类似的事吧——虽然小学时的事情自己几乎记不清了,可总有些有印象的——不过那次好像是帝人拿着伞在后面追,结果第二天两人还是一起感冒了。自己还以「明明在伞底下没淋到雨你还感冒你肯定是个笨蛋」为理由笑话了帝人整整两天。
 
「……真是蠢死了。哈哈。」
 
他笑着摇摇头。
说来说去……这也是过去的事啊。
 
他掏出手机,调处了短信界面。虽然换了卡,可还是有一些旧的短信留在了信箱里。最后一条来自龙之峰帝人的短信,内容是「快把现代国语的讲义还给我啦正臣!」这种毫无紧张感的东西。
左键。提取短信详情。电话号码。
——呼叫?
 
他捏了捏手里的伞,就好像那伞柄上有什么可以依靠的东西似的。手里的手机似乎瞬间长了好几斤的重量,让少年的动作定格。
 
凝视。
动了动手指。
咬咬牙。
 
——他还是垂下了手。
 
「我真是个……混蛋!」
 
少年蹲下身,想哭的冲动汹涌而来。
什么啊。什么啊。都搞些什么啊你。
纪田正臣,你就是个混蛋!
 
自暴自弃地想摔手机——
它却震动了起来。
 
少年一惊,举起来一看。
 
『来电者:折原临也。』
 
……怎么偏偏就在这种时候。复杂的情感涌上喉头——同时还有压抑而来的不安。
手机仍旧不罢休地震动着。
他缓缓地,缓缓地,接通了电话。
 
「呀~纪田正臣,你好久才接电话呢。和沙树玩得还开心吧?帮我祝她生日快乐噢?」男人喋喋不休的声音响起。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哎呀真凶。莫非你现在心情不好?」临也的声音比平常还要高扬,「要不要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你开心一下?」
正臣没有回话,只是一味地攥紧手机。
 
「啊……不过也许对你来说是个坏消息呢。毕竟你现在也有很多自己的情况对吧——」
 
别说了。
 
「你知道来良学园学生的修学旅行是什么时候吗——」
 
别说了。
 
「明天你应该就能在你那边碰上你亲爱的帝人君了吧——」
 
不管自己多抗拒,男人的声音都只会一味地刺激自己的鼓膜。
 
 
 
「——而且是和蓝色平方的后辈们在一起哦。」
 
 
 
Step.3. Don’t Forget it,please.
 
 
「啊,手机没电了。」
帝人叹了一口气,肩膀也泄气地垮了下来。
「诶,如果是联络用的,那用我的就好了……」杏里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嗯,真没办法……拜托你了园原同学。」
「龙之峰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咻咻!」周围的其他班干部都开始起哄,两人唰地红了脸。
 
来良学园在修学旅行的前一天晚上要进行夏天的试胆大会。
帝人和杏里要负责在中途某地用手电筒突然照亮某个道具。虽然大伙儿决定就算下雨也要完成这次活动,但如果有状况需要中止的话,还是需要用到手机来联系。
实际上,帝人现在手心里已经全是汗了。
不是因为试胆大会。
 
 
夜里的林子非常安静,洋溢着一股「的确是试胆大会啊」的气息,可帝人的心思却完全不在那上面。
——明天就是修学旅行的日子了。
也是计划正式开始的日子。
就算想收手,也已经太晚了。
 
帝人并没有显得心不在焉,相反应该说看上去十分紧绷。他捏紧手中的手电筒,和杏里蹲在林子的隐蔽处无言地工作着。杏里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所以两人之间充斥的只有寂静。
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这样就可以了吗?
少年在心里找不到回答。就算再怎么告诉自己没问题,听起来也只是苍白无力的借口。
可是不这样不行,我必须这么做。
讽刺的是,自己唯一确定的,就只有这一点。
 
帝人把玩着手里的手电筒,把自己交给了沉思——
一点冰冷落在了脸上。
 
咦?
带着疑问抬起头——空中落下了雨点。他暂时地回过神来,「下雨了呢……园原同学你先到那边躲一下吧,我看着这边就好。」为了不干扰活动,他压低了声音。
「咦……怎么可以……」少女也压低了声音,犹豫着回问道。
「没事啦,现在只是一点点雨花而已呀。」他笑笑,「要是雨大了我也会过去的,而且也有带伞。」
杏里静静地看了看少年,起身往后走去。
少年于是再次陷入了沉思。啊,如果是正臣的话他会怎么做呢。如果是正臣的话——
 
突然,雨点打在脸上的触感消失了。
他愣了愣,再次抬起头。
一把伞在头上撑起——正臣的伞。
是杏里。
 
「啊,对不起,我看你的伞就放在那里……一起用吧,会感冒的。」
少女有点慌张地道完歉,在少年身边蹲下。
 
就像被什么东西掐了一把似的,帝人突然觉得清醒了许多。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
 
不是说好要两个人一起等正臣回来的吗。
不是说好要一起去骂骂他的吗。
不是说好要三人在一起的吗。
 
明明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帝人却像拾起了丢失许久的宝物。
这里是我的归所啊。
 
这是今天晚上,他对自己说出的第二个肯定句。
 
「园原同学……」他欲言又止地顿了顿,微吸了口气,继续往下说,「如果你不得不做自己觉得……很不好的事情,你会怎么办?」
杏里似乎觉得有点突然,睁大了眼睛。半晌,她开口了。
「我想……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她垂下头。
「但是……如果帝人君你必须那样做,我想没有人会责怪你的……没有人有资格责备你的。」
 
帝人垂下眼帘。手心不再是汗涔涔的了。
没错。
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再怎么糟糕。
自己,终究是要回到这里来的。
 
少年也许在许久以后会庆幸,自己的手机刚好在这时没电了。
如果不是以现在的心情去接电话,那他们之间的鸿沟只会越来越深吧。
但是,现在已经没问题了。
偶然的连锁,并不一定只有坏的结局。
 
因为,他不会忘记。
 
 
Step.3. Let us face.
 
 
太鼓咚咚。
人头济济。
叫卖声声。
 
迎接夏季到来的祭典洋溢着夏天潮湿的清凉。正臣捏着自己已经发热的手机,在一旁等着买东西的沙树,看着周围的景色发呆。
帝人的手机不管怎么打都是关机。虽然想过打给别人,但最后还是作罢了。
临也撂下那句话就挂了电话——那家伙恐怕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制造这种局面才让自己「出差」的吧。只不过自己脑子里现在一团糟,也就没空生他的气了。
他决定放弃去思考那句话的意思。哪怕是知道帝人是dollars的创始人时候,他也还是相信帝人不会是背叛自己的家伙。现在也是。
要回去也来不及了。虽然有种正中临也下怀的感觉,可也只有等待这一条路。
话是这么说,可不安还是无法抑止。
自己到底会见到多糟糕的光景,他不愿去想象啊。
 
路边的风车架子上排满了纸风车,喀拉拉地转着,做成了一幅转动的墙。和他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们站在架子下开心地说说笑笑。
他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帝人和杏里的身影。他们一起放学。一起说笑。一起吃午饭。一起——
 
「正臣真是个笨蛋啊。男人都是笨蛋呢。」
身后的少女握住了他的手,但却只是站在他的身后,不去看他的表情。
 
「啊。不只是个笨蛋,还是个混蛋。」他没有动。
「去见他们吧。」
「……」
「我说过的,如果是正臣的朋友,那一定没问题。」
「我……」不是他们的问题。
「也不是你的问题哦。」
「……你真的有超能力啊。」
「以前有个很厉害的人说,忘记过去是一种背叛……所以正臣一定没问题的。」
「……太哲学啦。你怎么知道。」
 
少女轻笑,走到正臣面前。
火光让她的脸带着明亮的夜色。
 
「因为正臣……最不擅长的事就是背叛啊。」
 
少年呆住,而少女笑着继续。
 
「自己做出来的『鸿沟』,只要自己填上就好了哦。」
「忘不了的话……只要自己填上就好了哦。」
 
 
半晌他只能听见祭典上吵闹的音乐声。
是的。自己很弱,很蠢,很无可救药。
恐怕下次见到他们俩时,大家都已经不是对方认识的那个自己了吧。
但那决不该只有糟糕的结局。
 
少年终于释怀地笑了。但眼神里溢满了决意。
他回握少女的手。
 
「嗯,一起去把『它』填上吧。」
 
「而且……还得去谢谢帝人借了我伞啊。」
 
这次一定没问题。
下次见到的时候……一定没问题。
 
 
Step.3. Mikado.
 
 
就算阻止也没用。他们必须以现在的面目,去做个了结。
 
帝人握紧拳头。
 
 
Step.3. Masaomi.
 
 
只要去感受,就能看清一切。
 
正臣握紧拳头。
 
 
Step.xxx. When we meet again.
 
 
ただいま。
 
「お帰り。」
 
 
 
 
傘、ありがとう。
 
 
谢谢,你的伞。
 
 
 
 
 
Fin.
 
By. harei.
10.4.19
 
 
 
 
 
后记它很长,因为作者她话痨>>
 
本次速产!才五天完成了!YEAH!(耶你个鬼。
本文时间大概是六卷结束,然后根据5卷成田说的来良修学旅行做的一点点猜测。虽然觉得这可能性不太大。(喂
之前一直想写写来良三人,一直没找到灵感。这几天我这已经进入雨季了(广东的雨季就是早嘿),所以路上经常看见不打伞就没事人一样走的男生。其实不知道大家在的地方会怎样,我这边的男生,特别是初中男生,下雨天都不爱打伞的。明明下好大了还就这样走,眼睛都不眨一下……果然是因为中二么。(噗
然后就稍微脑补了一下……如果是正臣的话觉得很适合,就这么写了XD
第二个灵感是正臣要打电话给帝人。怎么这么一说我的灵感全是正臣……。
看了56卷很难过,可是重新温习了3卷以后,觉得事情其实还是没有那么糟糕的吧。想试试不OOC的帝人。其实觉得帝人的应该总该有点自己的特色吧。不然成天就那么笑里藏刀的那和临也青叶有什么区别呀……。
一开始的错过拼起来总觉得很心痛,虽然似乎和后面的没什么联系,就当是表现心情用的吧。
青帝对话写的我发毛,这毛气场呀真是。
沙树的话,看第三卷的时候我还挺讨厌她的。但是看完6卷又很庆幸有她在正臣身边。如果没有她的话说不定事情会更糟糕吧。而且对于帝人和杏里来说,真正的接受正臣也就意味着接受正臣的过去吧,当然包括沙树。
 
然后,那个「某个很厉害的人」其实是列宁(正色)。有没有被吓到(喂)。我今天写的作文题目里有这句话(自重)。但是列宁兄的名字放进去总觉得很破坏气氛所以他厉害了(不对吧)。
 
最后的注释: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
お帰り:欢迎回来。
 
 
作业BGM>>
 
[Album]无敌催泪:Akira kosemura – Grassland.
[single]无敌应景:Asian Kung-fu Generation - ムスタング (mix for 芽衣子)
      无敌催泪:Bump of chicken – 飴玉の唄
 
那么,感谢你的阅读。
六 見 。
字・延續   0 0















 

http://asaharei.blog102.fc2.com/tb.php/158-31d6cef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